黄 色 成 人网站免费

  • <pre id="jfiad"></pre><td id="jfiad"></td>

    <big id="jfiad"></big>
    1. <pre id="jfiad"></pre>

        1. 羽絨企業 | 羽絨產品 | 羽絨商機 | 羽絨資訊 | 羽絨十大品牌| 企業門戶
          您好,歡迎來到羽絨網! 請登錄免費注冊加入
          廣告招租
          生意社
          北京動批徹底關閉:一個時代的舊背影
          http://www.hcsxfmy.com 2017-11-23 09:28:39 經濟觀察報  

          北京動批

            動批的疏解意味著城市記憶的更新,更是許多人生意和命運的改變。

            11月13日下午1時,劉娟仍像往常一樣叫賣服裝。外人絲毫看不出,這是她在北京動批(即“北京動物園批發市場”)工作的最后一天。5個小時后,她所在的天和白馬商場將斷水斷電,停止營業,徹底關閉。

            天和白馬商城是動批關閉的第10個市場,從2013年疏解工作啟動、2015年開始搬遷至今,動批搬遷工作已經進入收尾階段,11月30日,動批最后一家服裝批發市場東鼎商城也即將閉市。屆時,動批地區11個批發市場和1家物流公司將全部完成關閉。

            對大多數生活在北京的人來說,動批不僅僅是一個服裝批發市場,更成為他們生活中的一部分。在京津冀協同發展和北京產業轉型升級的大背景下,這個位于中心城區的北方地區最大的服裝批發集散地被疏解的命運似乎不可避免。這意味著一個大城市記憶的更新,更是許多人生意和命運軌跡的改變。“搬遷是早晚的事,畢竟是二環邊上,姐早就看開了。”對于即將到來的變化,劉娟表現得很坦然。

            負責動批搬遷的北展地區建設指揮部的一位人士介紹,完成搬遷后,騰退出來的商場將通過改造發展金融、科技和公共服務等產業,“一個是和首都功能和產業定位相結合的新興產業,一個是引進的產業要符合用地少、從業人員少、產值高的原則,而且還要綠色環保。”

            一

            11月13日早上,劉娟從搬遷工作組人員手中拿到綠色繩帶,中午12時以后,顧客被禁止進入,商戶憑借繩帶進出搬運存貨。下午6點下班時,整個市場將徹底關閉,商戶們通知工作組人員接收鋪位,然后辦理相關交接手續。

            下午1點左右,保安人員早已在天和白馬商場主要進出口拉起了警戒線,前來拿貨或購物的顧客被告知不能進入,商場門口停滿了拉貨的廂式貨車,不斷有商戶把存貨、貨架、模特等運走,整個地區也格外繁忙。

            商場內部,大量的空鋪已經貼上了封條,還有一部分商戶在售賣,更多的商戶像劉娟一樣一邊打包剩余貨物,一邊利用最后的機會繼續售賣。“最后一天了,都在甩貨,多處理一些,搬的時候就省點事。”劉娟說。

            她的鋪位不大,墻上掛滿了衣服,地下環繞墻的四周也堆滿了存貨。她的丈夫郭偉悶頭打包貨物,用夸張的動作把掛在墻上服裝扯下來,卷好裝進黑色的包裝袋中,刺啦的膠帶紙聲掩蓋了人潮的喧囂,好像有渾身使不完的勁。

            劉娟接待駐足的顧客,不時的提醒丈夫:“你輕點,好像誰欠你似的。”郭偉連眼皮都沒抬一下,直到劉娟把一件呢料大衣以100元價格賣出后,他才抬起頭不滿地看了一眼妻子。

            隨著閉市時間的臨近,整個商場也變得格外擁擠,到處是拉著推車搬用存貨的商戶,攤位過道、出口、樓梯口滿是塑料袋和紙片。由于天氣寒冷,商戶又在甩貨,天和白馬商城的生意格外好,甚至一些工作組的人都臨時買了幾件衣服保暖。

            大門前,一位工作組人員在對講機中說:“六點以后,關門后把電也斷掉。”北展地區建設指揮部的官員和商場的負責人在門前協調、解決搬遷過程中出現的各種狀況。下午6點左右,保安人員拉下了大門前的卷簾門,天和白馬這家有1039個攤位的批發市場正式關門。

            當晚,動批最后一家服裝商場東鼎商場也貼出關閉通告,從11月15日開始搬遷,11月30日中午12點正式關閉。而就在當天下午,東鼎的商戶們對于何時關閉還表示沒有明確的時間表,而晚上的時候,他們有了答案。

            這個北方地區最大的服裝批發集散地曾在寸金寸土的北京城興盛了30年,期間形成了11家服裝批發市場1.3萬個攤位,從業人員超過3萬人,日均客流量超過10萬,另外,周邊餐飲、物流等相關配套產業從業人員超過30萬人。

            按照官方規劃,動批搬遷后,該地區至少能夠疏解5萬到10萬人,大幅緩解當地交通、環境等公共資源壓力。

            “這兒就是西直門交通樞紐,本來人流就大,旁邊還有北京北站,京張高鐵通車后,這是起點站,以后人們去張家口看冬奧會就從這里坐車。”一位工作組人員介紹。

            

            動批搬遷始于2013年,當年8月5日,北京市政府召開會議決定以西城區為試點,開展中心城區低端業態和小商品批發市場改造和業態升級工作。這一決定背后一個重要背景是,從2011年開始,持續近三十年的北京經濟高速增長首次出現回落。

            北京又是一個嚴重缺水的城市,轉變經濟發展方式、進行產業結構轉型升級成為北京唯一出路。隨后,北京開始實行“退二進三”等產業疏解策略,包括工業企業、批發市場等在內的勞動密集型產業開始進行對外疏解。

            2013年12月4日,西城區政府從全區抽調精干力量組建了20人編制的北京北展地區建設指揮部,重點對北展地區的動批、天意、萬通、官園等市場進行產業調整和升級。

            隨后,國家部委和北京市委市政府密集調研動批市場,動批搬遷開始進入快車道。2015年北京市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加快疏解動批等批發市場。

            動批11家批發市場和1家物流公司共分屬7個產權單位,總建筑面積34.43萬平方米,共有12219個攤位,從業人員超過3.66萬人。

            根據動批不同產權單位歸屬,市場疏解方面又成立公交集團、公聯公司、建筑大學、礦冶總院、天恒置業和民營產權、萬通、官批等6個工作指導組,負責批發市場具體搬遷工作。而且公交集團、公聯公司、建筑大學、礦冶總院和天恒置業共有產權單位還分別成立專項指揮部。

            指揮部工作前期,首先對各個市場進行摸底調查,包括市場經營狀況、市場與商戶租賃關系等方面,在摸底過程中,對部分不合符消防要求、存在安全隱患的市場實行率先關閉;然后通過與產權單位進行協商制定具體搬遷方案。

            2015年1月份,天皓城因安全隱患被關停,拉開了動批搬遷的序幕。2016年公有產權的6家市場和1家物流關閉,2017年12月底另外4家將關閉,整個動批市場搬遷將歷時兩年完成。

            按照官方預定,動批市場2016年底前就徹底完成搬遷,而實際搬遷比計劃整整晚了一年,這也讓劉娟這些商戶們多賺了一年的錢。在正式搬遷之前,從2014年起,北展地區建設指揮部先后與永清、廊坊、燕郊、白溝、武清、石家莊、鄂爾多斯等地政府和企業簽署協議,用來承接包括動批在內批發市場的搬遷商戶。

            據劉娟介紹,已經有一大批商戶與承接地商城簽訂了入駐協議,“起碼有一半左右,另一半商戶有的還沒想好去哪,有一部分不想離開北京,準備轉行。”

            

            “原來的生意比較好做,確實很賺錢,這幾年被電商沖擊的有些不景氣,但相對還可以。”對于經營狀況,劉娟沒有詳細透露,“一年能賺多少?不好說,這么說吧,干這個起碼在北京買房、買車、送孩子到國外留學還是能負擔起的。”

            劉娟出生在東北一個工業城市,高中畢業后就來到北京,開始在動批幫人買衣服,后來結婚、自己開店,現在孩子已經上了大學,動批見證了她半程人生。她在動批有三個攤位,除了天和白馬的一個,另外兩個在世紀天樂,已經于10月6日關閉。“明天就徹底解放了。”

            動批商戶分為兩類,一類是老商戶,最初與商場直接購買長期經營權,劉娟屬于這類商戶,“買的時候便宜,面積小,一個攤位也就幾萬元,好點的十來萬二十來萬,買斷十年到二十年。后來火爆的時候價格炒到幾百萬上千萬”。

            第二類是從老商戶手中租攤位的商戶,租金和期限也不等,最興旺的時候,動批地區商城10平方米左右的攤位的月租金普遍在3萬到5萬元左右,“后來說是要搬遷,租金降了一點,但一般也得一萬五起步,好一點的位置還得三四萬”。

            近年,隨著阿里巴巴等電商網站興起,動批的生意也不如往年火爆,但商戶們的收入依舊可觀,劉娟估算,一個攤位每月流水都在五六萬元以上,稍好的能達到十幾萬元到幾十萬元不等,刨去房租、廠家貨款、物業費等成本后,“一年收入個五六十萬不是問題,百八十萬的也不在少數”。

            商場搬遷后,對于商戶的補償方面,主要以退還剩余租金、物業管理費和押金保障金為主,具體各家商場均不一樣。世紀天樂于10月6日關閉,主要補償有兩方面,一個是對9月20日前搬遷的商戶獎勵6萬元,另一個是退還6月30日以后繳納的租金。

            天和白馬商城對11月6日之前簽訂《解除經營場地租賃協議》并在11月13日下午6點前清空商鋪且簽署《場地清空交付確認書》的商戶,以商戶簽訂租賃合同前三年的月租金為標準,給予相當于18個月租金的補償和6個月租金的獎勵。而如果不符合兩個條件中任何一條,均無法享受補償和獎勵。

            劉娟告訴記者,從興起到現在,動批已經經歷了三批商戶,第一批和第二批進來的都已經“掙成了”,有的把攤位轉賣了,干別的了;有的做起二房東,“把攤位轉租出去,每月收入也不少,像那些有七八個攤位的人,每年收入都在好幾百萬”。

            在劉娟看來,搬遷對二房東影響最大,“像自己經營的,還要從別人手里租來的,搬到天津和河北后,賺的肯定沒有現在多,只是收入減少了,二房東專門靠租金差價賺錢,搬遷了,等于每年穩定的收入沒有了”。

            四

            從1992年路邊攤到專業市場出現,再到如今徹底搬遷,動批30年歷史改變了許多人。一些商戶把幾十年的青春留在動批,很多北京市民則把周末逛動批融入生活,如今的告別,帶給他們更多的是不舍和留戀。“現在還沒有想好去哪,也許去天津,也許去河北,也可能還會留在北京。”對于下一步打算,劉娟還沒有想好。她在動批賣了將近二十年服裝,所有的一切都在北京,“說實話,已經習慣了北京,真的是不想離開,但留下來又不知道能干啥,畢竟還沒到退休年紀”。

            走的最快的是近幾年新進來的商戶,在其所在的商場正式關閉前,就已經把一部分重心轉移到天津和河北地區,尤其是燕郊東貿、天津武清卓爾、白溝和道國際,有很大一部分商戶來自北京的各個批發市場。

            動批搬遷是京津冀三地產業更新替代的一個真實映照。隨著經濟結構整體轉型升級,天津和河北高污染、高耗能等傳統產業已經不能適應新時期經濟發展要求,而北京疏解出去的部分產業正好與當地產業規劃存在交集。

            而對北展地區建設指揮部而言,搬遷并不意味著結束,而是又一次開始。搬遷后,如何利用這些場地完成北展地區產業轉型升級,仍是這個指揮部的核心工作。一旦完成服裝批發市場向金融科技聚集地的轉化,對于土地資源稀缺的西城區政府而言,單位經濟產出進一步放大。

            目前動批區域的產業升級工作早已經展開,最先被關閉的天皓城目前已經變身寶藍金融創新中心,經過改造后,目前出租率已經達到70%以上,高科技企業、互聯網金融取代服裝批發成為這里的新主角。

            而聚龍地下商城則將被建成全民健身中心,更多的搬遷后的商城還在規劃和招商中。改造升級后,對于商場的影響又有多大?記者采訪多個商場人士,很多人沒有答案,也有商場工作人員擔心短期收入可能會減少。

            以世紀天樂為例,其建筑面積為84373平方米,共有3231個攤位,物業持有方北京新湖陽光物業管理有限公司2015年1-10月份營收為2.51億元,同期利潤為1.22億元,折算下來每平方米每月貢獻的營收為297.95元,貢獻凈利潤為145元。

            目前動批附近的西環廣場租金為7元左右,按照這一水平計算,每平米租金收益為210元左右。再加上物業等收入及政府相關補貼可以獲得相對平衡,而動批產業升級后,整個商圈的價值也會同步上升,物業升值帶來的收益將更為可觀。

            對于政府同樣如此,北京市政府在2016年和2017年為了疏解支出預算均超過百億元,但搬遷后單位產值相應大幅提高。臨近的金融街即是最佳榜樣,從1992年開始動工興建,到2012年擴建前,占地1.18平方公里的金融街全年創造了2484億元稅收,占北京全市三級稅收比例超過30%。

          文章關鍵字:
          版權與免責聲明
          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羽絨網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的原創內容,但請嚴格注明“來源:羽絨網”;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db123@netsun.com,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浙公網安備 33010602008606號
          ?

          服務熱線

          024-83959306

          生意名片

          紡織行業微信群

          黄 色 成 人网站免费

        2. <pre id="jfiad"></pre><td id="jfiad"></td>

          <big id="jfiad"></big>
          1. <pre id="jfiad"></pre>